造车新势力2020年“三重奏”:资本狂欢、交付大考、洗牌加剧

  • A+
所属分类:社区运动

造车新势力2020年“三重奏”:资本狂欢、交付大考、洗牌加剧

本报记者/夏治斌/石英婧

作为上海的知名商圈之一,南京西路商圈见证了众多入驻企业的辉煌与落寞,造车新势力们在这里开店又闭店,上演着一轮又一轮新造车行业的魔幻与现实。

“这个店是我们盘下来的。”2020年12月22日,在南京西路的小鹏汽车旗舰店里,一位销售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如上说道,而这家旗舰店的上一家租户则是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

2020年,中国造车新势力迎来了发展的分水岭,以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理想汽车以及威马汽车为首的造车新势力,在资本市场再次受到热捧。与此同时,2020年先后有绿驰汽车、赛麟汽车、博郡汽车、拜腾汽车、前途汽车、长江汽车等造车新势力身处经营困境之中,能否继续造车已成为未知数。

对于2020年造车新势力的两极化发展现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认为,造车新势力的两极化发展是受疫情、资金、车补退潮的多种因素影响的结果。“不论是个体因素还是宏观因素,主动的还是被动的,新能源汽车行业都将进入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两级分化是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这会促使新能源汽车行业朝纵深化发展,也有利于市场主体的优化。”

资本盛宴

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在“新四化”的大背景下,叠加新能源汽车的利好政策,拐点的到来首先体现在资本的狂欢上,各头部企业纷纷迎来高光时刻。

2020年9月,威马汽车通过微博宣布完成了总额100亿元人民币的D轮融资,这也是造车新势力史上最大单轮融资。

美股成功上市的三家造车新势力也表现不俗。蔚来汽车的股价在2020年飙涨数十倍,市值曾一度超越了宝马、通用、福特、奔驰等车企。不过,蔚来疯狂的股价涨势也引起外界的质疑。2020年11月13日,香橼发布了一份做空报告,称蔚来股价已经脱离合理范围,股价应该“腰斩”至25美元/股。

香橼报告指出,特斯拉Model Y在中国的定价或下调至27.5万元,这将直接威胁蔚来主力车型ES6和EC6的销量;而蔚来的销量表现并不如特斯拉,2020年10月特斯拉在中国的销量是蔚来的两倍多,然而蔚来估值却是特斯拉的两倍。

2020年12月中旬,蔚来汽车宣布其将增发6000万美国存托股份,价格定在每份39美元,总计融资达到26.5亿美元,这已经是蔚来年内的第三次增发ADS。而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中,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说过短期内不会有融资计划。

对此,蔚来汽车相关负责人称:“资本市场的行为往往是一个动态决策的过程,虽然我们公司有充足的资金和资源来保证公司的运营和发展,但从保障公司长期竞争优势的角度出发,我们会根据市场的变化做出最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的选择。”

其进一步表示:“根据目前的资本市场形势,投资人对我们的认可,以及对公司发展规划的评估,我们认为现在是一个比较好的融资时机。”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告诉记者,借新能源股价处于高位进行融资,为企业发展准备足够的资金,是这些企业增发的初衷,背后则是新能源的竞争不仅仅局限于造车,而这种竞争更立体更广泛,涵盖了芯片、智能驾驶、电池、电桩等产业链的上下游。

不过,在受到资本热捧的背后,蔚来也面临着企业品控等问题。仅在2020年11月,便有蔚来ES6隧道追尾后断轴、ES8车主14万换胎等事件传出。

“隧道被追尾事件是一起正常的交通事故,追尾车辆当时车速较快,事故无人伤。14万换轮胎事件是内部售后流程及执行层面有缺失,带给了用户不佳的体验。我们已完成了内部整改,两起事故均与整车质量无关。”蔚来汽车相关负责人说道。

销量大考

2021年的新年钟声已经敲响,造车新势力的2020年销量表现,也成为外界关心的话题。

2020年12月25日,科技媒体品玩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文《特斯拉中国区揭蛊 第三季》,内容主要包括特斯拉上海工厂为追赶产能而降低质量标准,将不合格的零部件装车;中国区高管管理方式充斥着“包工头”文化,员工被极端压榨等黑幕。

而就在特斯拉中国和品玩“隔空互怼”之时,特斯拉CEO马斯克还在为刷新的年销量目标而动员。据了解,特斯拉2020年的销量目标是50万辆。对于年销50万辆的目标完成情况,2020年12月29日,记者联系特斯拉方面,并未获得回复。

国内造车新势力的2020年销量目标的完成情况如何?2020年12月24日,蔚来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蔚来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的交付数均超出了指引数字;我们有信心完成2020年四季度交付数指引。”

与其他车企对外模糊的年销量目标来说,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则有明确的销量目标。2020年成都国际车展,爱驰创始人兼总裁付强表示,“爱驰要活下来,2020年需要完成1.3万辆的销量”。而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1~10月爱驰汽车累计销量达1464辆。此前爱驰汽车内部也推出“高管带货”“全员营销”方案引发外界热议。

“员工高管代言自己企业产品,各行各业比比皆是。更何况爱驰汽车是家创业公司,我们的管理层也是合伙人,也是老板。老板带货、推广公司的产品,更是天经地义。”彼时,付强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回应道。

对于所提出的年销量目标完成情况,2020年12月24日,爱驰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下半年以来国内销量保持增长势头,且在以欧盟为中心的海外市场取得很好的成绩,2020年收官之际,我们仍旧在为销量目标而努力。‘高管带货’和‘全员营销’的模式也是爱驰内部创新营销的一次成功实践,在全员的带动下,爱驰U5收获了不俗的销量成绩和口碑。”

实际上,相较于交付量已经过万辆的造车新势力而言,尚未实现交付的车企也饱受外界的质疑。高合汽车品牌与用户发展高级总监果铁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其实晚入局一年两年甚至时间更长一点,这都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并不能说这个企业是步伐慢了或者需要追赶其他家。当然我们作为后入局的企业,从某些角度来讲,后发的优势会更加明显。”

洗牌加速

潮水褪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进入2020年以来,造车新势力企业迎来新一轮洗牌,一大批新造车企业先后走向淘汰边缘。

日前,曾被央视点名“烧光84亿元也没造出量产车”的拜腾汽车传出新消息,其关联公司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知行”)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为332540元,执行法院为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而在2020年9月与10月,南京知行已经有两笔被执行人记录,目前南京知行名下累计执行标的已超221万元。

之后,有关拜腾汽车重组的消息不断传出。2020年10月中旬,拜腾汽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拜腾董事会和股东会已经正式批准了拜腾重组方案,项目正在重启,会推进M-byte尽快实现量产。

对于拜腾汽车重组的进展,以及复工复产的计划,2020年12月23日、24日,记者致电并致函拜腾汽车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会看消息,但截至发稿尚未有进一步的回复。

2020年12月24日,记者来到上海市南京西路的兴业太古汇,在路口星巴克的旁边曾是拜腾空间,而现在已变成小鹏汽车的旗舰店,全无拜腾汽车的一丝印记。此前拜腾汽车的一位销售也向记者表示,现在的小鹏汽车旗舰店就是当时的拜腾空间。

更名后的拜腾汽车,能否转“拜”为“盛”仍是未知数。同样造车前景模糊的还有前途汽车,此前公开报道显示,前途汽车资金链断裂后,位于三里屯的全国首家门店已经撤出,同时位于金港汽车公园的交付中心也人去楼空。

而记者实地走访位于上海市黄浦区马当路的前途汽车体验店,也有销售人员向记者表示,由于公司遭遇的经营问题,店里库存车也已经卖完,处于无车可卖的境地。实际上,除拜腾、前途汽车外,2020年还有赛麟汽车、博郡汽车、长江汽车等状况堪忧。

对于上述企业的现状,任万付告诉记者,他们与蔚来等企业在是资金和量产时间上存在差异。“首先蔚来等融资金额处于造车新势力的前列,而其他企业融资较少,这就使得他们资金难以为继;其次,蔚来等企业产品量产时间早于其他车企,占据了先发优势,其他企业产品迟迟无法实现量产,导致陷入经营困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