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高新拆分百克生物拟冲科创板 停产狂犬疫苗研发多靠“体外”

  • A+
所属分类:专业体育

《投资者网》蔡俊

导语

长春高新欲拆分疫苗板块的百克生物到科创板上市,这家目前实际生产两个疫苗系列的公司,通过体外培养的方式收集在研产品,长春高新也在其中扮演关键角色

长春高新的控股子公司百克生物拟上市科创板。

百克生物、金赛药业、华康药业、高新地产,对应疫苗、生长激素、中成药、房地产等板块,并称长春高新的“四驾马车”。如今,一辆马车欲单独出列,步入资本市场的跑道。

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百克生物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19亿、9.74亿、5.9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8亿、2.21亿、1.8亿元。

到目前为止,百克生物共有三个疫苗系列上市,包括水痘、狂犬、鼻喷流感。不过,狂犬疫苗因种种问题暂时停产,鼻喷流感疫苗于2020年刚上市。水痘疫苗,是目前百克生物最大的业绩来源。

而其他的在研疫苗,百克生物采取体外研发的方式培育。有合作大学机构,也有对外投资初创生物公司,长春高新又在其中扮演关键角色。

1

停产狂犬疫苗

根据招股书,百克生物拥有水痘、狂犬、鼻喷流感等三个获批疫苗系列,另有12个在研疫苗,以及2个在研的全人源单克隆抗体。

水痘疫苗,长期以来都是百克生物的业绩支撑。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水痘疫苗的收入分别为8.65亿元、9.47亿元、5.99亿元,分别占百克生物营业收入的84.96%、97.06%及99.89%。

2020年上半年,百克生物的水痘疫苗批签发量为454.83万支,位居市场龙头,市场份额达39.42%。

不过,公司的狂犬疫苗则显得命运不济。招股书显示,百克生物的狂犬疫苗由子公司迈丰生物运营。2006年,迈丰生物的狂犬疫苗获批上市。2018年,该疫苗贡献1.52亿元收入,批签发量占市场比例为4.91%。

也就在这一年,一起意外突然降临。一批数量为4.35万瓶的狂犬病疫苗因DNA 残留量不合格,未通过批签发。之后,迈丰生物决定对狂犬疫苗的生产设备进行升级改造。改造阶段,生产车间陆续停产,恢复生产时间计划为2021-2022年。

对此,长春高新向《投资者网》描述了事件的来龙去脉:“2018年7月,迈丰生物狂犬疫苗车间所在厂区,由于变压器低压端母线短路击穿,导致该车间停电近7个小时。该事故为突发事件,迈丰生物为保证产品质量,主动终止相关产品的继续生产并将其报废。”

陆续停产期间,从业绩到资产,百克生物各方面都在承压。

2019年,狂犬疫苗仅贡献2741.97万元收入,2020年上半年没有业绩。迈丰生物方面,2019年至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3576.73万元、-1083.53万元。

同时,百克生物对迈丰生物的固定资产进行坏账准备。2019年,百克生物对狂犬疫苗生产车间无使用价值、无出售价值的固定资产计提975.96万元的减值准备,占比同期净利润44.34%。

2

10多年等来第三个系列产品

水痘疫苗、狂犬疫苗后,百克生物的第三个上市系列产品,历时8年后才出现。

该产品为百克生物的鼻喷流感疫苗,实质是一个海外引进项目。2012年,百克生物与澳大利亚BioDiem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百克生物获准在中国生产、注册、销售由该海外公司研发的鼻喷流感疫苗。

2020年,这个历时8年的项目终于落地,鼻喷流感疫苗在国内通过上市审核并获得生产批件。长春高新向《投资者网》透露了商业化情况:“百克生物鼻喷流感疫苗已经于2020年8月正式上市销售,2020年批签发数量为156.69万份。2020年第三季度销售量约为60万-70万份,对应收入约1.8亿。”

而在鼻喷流感疫苗的前期研发阶段,即引入给国内监管机构审核时,百克生物也付出了相应开支。这笔费用,在鼻喷流感疫苗上市后,被会计转化。

2020年上半年,百克生物的无形资产为2.35亿元,较2019年度0.75亿元有大幅增长。其中,非专利技术达1.46亿元,此前2017年至2019年,该科目没有任何金额。

百克生物在招股书解释,无形资产的增幅较大,主要是因为鼻喷流感疫苗投产后,把开发支出转为无形资产。

对此,《投资者网》就该科目的转化是否涉嫌调节利润等问题向长春高新求证,对方表示:“公司严格按照相关会计准则要求确定坏账计提政策,不存在调节利润问题。”

手握三款上市产品,那么下一款产品何时商业化,就成了百克生物业绩和估值的看点。招股书显示,百克生物委托香港大学、厦门大学、吉林大学研发创新疫苗、传染病抗体等项目,研发大多靠体外支持。

2020年上半年,百克生物研发人员115人,研发费用0.44亿元。同期的沃森生物、智飞生物、万泰生物,研发费用分别为0.49亿元、1.06亿元、1.3亿元,研发人员数量也均多于百克生物。

3

体外培养瑞宙生物

与众多大学机构合作,是体外培养的一种方式。此前,百克生物曾出海寻找标的,即荷兰企业Mucosis,但以失败告终。

招股书显示,Mucosis主营研发疫苗技术,百克生物持股25%。该企业因为研究成果始终未商业化,造成长期亏损、现金流不足,于2017年被进行破产清算。截至2020年上半年,清算程序仍未完成。

失败的海外投资,导致百克生物在2017年11月对前期投资Mucosis的3160.33万元,进行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历经失败后,百克生物的对外投资逐渐谨慎。长春高新也参与其中,典型案例,就是瑞宙生物。

根据招股书,百克生物与长春高新分别参股瑞宙生物10%、40%。瑞宙生物的董事长马骥,是长春高新的董事,也是金赛药业的董事长。

瑞宙生物主要从事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截至2020年上半年,产品仍均处于临床前研发阶段,未产生收入。股东名单中,长春高新的非独立董事、美国科学家祝先潮,持有26.75%股权。

尽管如此,瑞宙生物依然被认定为长春高新的联营企业,因此始终没被纳入合并报表,即“体外”关系。对此,《投资者网》就瑞宙生物是否与百克生物存在同业竞争关系等问题向长春高新求证,对方从研发进展、行业惯例等角度论证,认为不存在同业竞争。

同时,招股书显示,未来瑞宙生物的产品进入申请注册批件阶段,百克生物有权按照公允价格,购买长春高新持有的瑞宙生物股权。

一边是瑞宙生物被放在长春高新的体外,另一边百克生物又能享受瑞宙生物的研发成果,未来还能收购股权,并入报表增厚业绩。

对此,《投资者网》就长春高新是否在体外培养瑞宙生物,待盈利后再由百克生物出面收购等问题向长春高新求证,对方表示:“瑞宙生物产品的产业化将优先落户于百克生物,对公司扩大产业规模具有重要作用。百克生物以参股的形式投资早期研发企业为医药行业惯例,具有商业合理性。”(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